您的位置:1980期南国彩票论坛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一次溫柔的強奸
一次溫柔的強奸

大众3d彩票论坛:一次溫柔的強奸

易中秋從未跟網友見過面,甚至連聊天也從沒有過7 回合以上的,他的心已接近于死亡。哀莫大于心死。他知道的故事和總在失望的心靈讓他此時此刻不禁想到:“曾經有一個時代,恐龍統治著這個地球,地球上滿是恐龍在逛來逛去?!?在易中秋心里,即使不是恐龍,也跟自己這窮光蛋沒多大關系的,所以無一例外滿是恐龍。

  在網吧的第三個房間,易中秋看到一只漂亮的恐龍。這是一個體態婀娜,面貌清純,很符合易中秋審美要求的女孩。易中秋心里涌起一種愛恨交加的情緒。

  但眼睛還是感到非常愉悅。易中秋在這頭恐龍旁邊的空位坐了下來,找了一篇小說看起來??吹降諶率?,易中秋今天第九十九次覺得郁悶,于是點開了oicq.

  準備找人聊天。他好像并沒有通過網絡找一個異性朋友的意思,因為他的網名在一開始就留給人一個不好的印象,一眼讓人覺得粗俗無聊,這無疑在文雅清純的小姐面前斷絕了自己的后路。

  在“老公”、“一絲不掛”以及其他幾個亂七八糟的網名之間,易中秋不知選擇哪一個好,最終還是使用了“一絲不掛”。他給這個網名的注解是:“世間萬物皆擾心,一縷情絲我不掛。古來情字傷人重,赤赤條條任瀟灑?!?br />
  有一次,一個網妹對他說,你的名字雖然不雅,但總的來說還是比較別致的。

  他也就心安理得了。易中秋本來應該跟這個網妹發展一段網戀,可他似乎僅僅只是把聊天當作一種打發時間的工具。那天晚上,易中秋本來身在網吧,卻編造謊言說自己此刻正在家里,聊著聊著他發出一句:“我老婆要跟我做愛,你能等我嗎?”當時是晚上十一點的樣子。對方說:“去吧?。。。。?!”,易中秋卻說“算了,我不去!”,“隨便你”,對方回答。

  后來易中秋告訴對方自己在開玩笑。對方說,難道你真的跟你的名字一樣無聊?易中秋當時一想也覺得這樣很沒意思,就繼續讀自己的小說。

  易中秋跟一個叫夜鶯的打起了招呼——-或許他知道自己的名字給人印象不好,所以言辭間很有點破罐破摔的意味——-“一絲不掛搖晃了一下身體對夜鶯說,你好!”,很久沒有回音。這又一次加重了易中秋的郁悶。一個mm在留言中寫道:“我只跟本地人交朋友,是外馬(外地人)就別耳(耳者,理睬也。)我!” 易中秋就滿懷惡意的敲了一句:“你在留言里說,不是本地的別耳你,我是土生土長的湖北人,我可以日你嗎?我非常想跟你交朋友!”

  那個故意敲錯卻又讓人猜測不透,很顯無聊的錯別字令易中秋空虛的心靈產生一種庸俗的快意感。出乎意料的是,對方并沒發覺這個錯誤,馬上有了回音。

  易中秋就在又一輪的東扯西拉中打發了近一個小時的時光。

  在這臺電腦上沒有找到“星際爭霸”,易中秋感到非常失望。雖然他并不喜歡玩游戲,但知道這個游戲很好玩,所以還是感到非常失望。易中秋站起身來準備離開。他剛往門口走,忽然發現鄰座那頭漂亮的恐龍在神色上顯得非常的異樣,并且臉上忽然變得一片緋紅,那漂亮恐龍飛快地調整視線,作著目不斜視,正襟危坐的樣子。易中秋回頭看了一下自己的那臺電腦,只見一幅非常古怪的圖畫不知何時赫然占據了整個屏幕。

  有一秒鐘的工夫,易中秋并沒有看出那是什么,一秒鐘之后,他才終于看出那是一幅女性生殖器官和男性生殖器官緊密結合狀態時的特寫圖。這是他離開座位時最后點開的那個東東。易中秋心里打開了撥浪鼓,一時有些驚慌失措。其實,易中秋心里已經在這一瞬間改變了主意,決定留下來探一探那久仰大名,未得一見的所謂成人網站了,但在現在的這種狀態下,他又覺得有點莫措手足,于是趕忙快步離開了房間。

  易中秋同志下了樓來,在離結帳柜臺尚有一米遠的時候,卻又不知哪一根神經被絆動了,義無反顧地又回轉身來。他徑直來到曾經坐過的那張椅子跟前,盡量不去注意房間里幾個人的眼光,特別是漂亮恐龍的目光。板著臉拉開板凳坐下來,開始在計算機上尋找起來。鄰座的女孩泯著嘴偷偷地忍住笑,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

  果然,在歷史文件夾和收藏夾的一個網站里,易找到了那張圖片的來源。進而又找到了有著這類圖片的網站。其后的時間里,易中秋在瀏覽這些網站的同時就開始有些不安了。他想逃離這間屋子,無奈好奇心還沒有得到充分的滿足。他的不安倒不是因為身邊有個純情妙齡女孩而自己卻肆無忌憚地追求庸俗趣味令他感到無地自容自慚形穢。在剛開始瀏覽那些圖片時,易中秋確實有些尷尬和不自在,但一會兒他就習慣了。變得安之若素。

  他已撕破了臉皮,而且他聽說資深網民大多光顧過這種網站,心里反而有些為自己的落后感到羞愧呢。他感到不安的是,他下部身體的關鍵部位在短時間內發揮功能的頻率和強度幾乎超過了歷史最高水平,而又得不到絲毫的安慰和緩解。

  沒有任何跡象可以充分證實,他的西褲會支撐不了強烈的沖擊,因為這個商家的產品一向以質地優良著稱,但易中秋還是在那兒坐立不安。于是,隔壁坐著的那頭漂亮恐龍開始對易中秋出現在自己眼睛余光的視線范圍內表示不滿了,頻頻地向易中秋投來表達意見的目光。易中秋在某種程度上實在是妨礙著那女孩專心致志地工作和學習,這一點是任何有眼睛的人都不能否認的——易中秋正一邊移動鼠標瀏覽著網頁,一邊痛苦萬狀如坐針氈地在椅子上反復搖晃、扭動著身體,仿佛立下雄心壯志要在半小時之內把座下椅子磨穿似的。

  此時,坐在另一面墻的男孩和女孩結伴交談著離開了這個房間。房間里只剩下了易中秋和那頭漂亮恐龍。

  于是,悲劇就這樣發生了。

  易中秋轉頭環顧了一下這個房間,然后用一種無法形容的悲慘目光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孩,飛快的起身把房門反鎖了起來。

  這一舉止令屋里的女孩大吃一驚?還是驚慌失措?

  女孩肯定已經看到了易中秋的這一異常舉動,因為此刻她正轉頭看著易中秋走回來,她的目光甚至還似有若無地對易中秋下身突起的那個部位表示了某種程度的在意,因為它太顯眼了,像一個野營的帳篷。但很奇怪的,她并沒有出現絲毫的驚慌。不過,話又說回來,目前并沒有發生什么事情非要讓她表示驚慌不可。

  易中秋走了過去,走到了那女孩的身邊。女孩沒有動。但女孩側著頭看著易中秋,她浮泛在目光表面的意思好像正在問:“你這人究竟怎么了?”易中秋定定地盯著女孩的電腦屏幕,足足看了五秒鐘,又盯著女孩的面孔,足足看了五秒鐘。女孩很沉靜地(至少表面是這樣)正在“雅虎”逗留。于是,易中秋動作輕柔地,而又緩慢地,慢得如電影里的慢鏡頭似的,從身后抱住了女孩的肩頭。

  女孩把頭扭過來,顯得有些惱怒的樣子看著易中秋:“你干什么?!”

  但卻并沒有全力反抗。易中秋一句話也不說,開始用手輕揉撫摸女孩的乳房,另一支手則奔走游移到了女孩的兩條大腿之間。易把臉龐貼著女孩的面頰,一邊輕輕地摩挲,一邊說:“噓——不要說話,要不然……”,大概他的語氣沒有絲毫威脅的意味,反而像對情人隅隅私語。所以女孩一點也不害怕,反而羞澀自慚地輕微笑了一下,臉上紅得象一片晚霞。兩人的嘴唇緊密無縫的熱烈膠著在了一起。幾分鐘的撫摸和親吻。然后,易中秋把女孩的裙子和短褲褪了下來。緊接著又把自己的褲子褪了下來。

  在易中秋說了那句輕柔的威脅話語之后,女孩果然沒有再說什么話,雖然不知輕重的易中秋在進入她時她曾發出過一聲輕微的喊叫,但和后來發出的聲音一樣,終究不過是一些含糊不清,沒有具體含義的音節……半個小時的時光流逝了,易中秋和女孩開始趨于平靜。

  一臺電腦的屏幕上,定格著一個女子的面孔,女子的飲食器官與一根男性生殖器官緊密結合著,女子雙眼微閉,一副吸吮酣暢的樣子。仿佛在回憶童年時的那根棒棒糖。易準備實驗一下這幅照片在現實生活中的可行度,把女孩扶到了面前蹲下。女孩就一聲不吭地把玩,一派盎然好奇的研究,然后張開小巧玲瓏的嘴巴……

  門口響起了敲門聲,有人在詫異不解的說著:“怎么門是關著的?”

  易中秋和女孩像觸電一樣蹦了起來。驚慌失措中,易中秋的男性器官不小心戳了女孩的臉,但彼此誰都來不及在意。易中秋和女孩象曾經受過軍營訓練一般,飛快地穿上了衣褲?!翱斕?!快!”,先穿好的易中秋一邊催促著女孩。一邊幫她拉上了裙子后面的拉鏈。女孩整理好衣服后,緊張地朝易中秋伸了一下舌頭。

  易中秋從容不迫地打開房門,和女孩手牽著手走了出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