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1980期南国彩票论坛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玄獸山脈
玄獸山脈

东彩网彩票论坛首页:玄獸山脈

寂靜的山林之中,毒蟲盤踞,玄獸肆虐,暗淡無光的叢林里,就著慘白的月色,一道滿身血污的人影,如同一只靈活的猴子,快速的在山林當中穿梭。

  方亂眼神閃爍著,沒有殺掉胡青的失落,并沒有影響他的判斷,反而更加堅定了方亂的決心。

  就算有內門弟子護著你,我也一定要殺你!

  對于敵人,方亂的字典里沒有仁慈這兩個字,以德報怨,更是傻子才會做的事情!

  現在的方亂,離開戰場之后,就朝著北邊山林急急而奔,之前在跟蹤胡青他們的時候,方亂查探過地形,也知道了在北邊山林的不遠處有一座瀑布,現在的方亂,急需要將自己身上的血污清理干凈。

  畢竟現在是在玄獸山脈當中,如果不把全身的血污處理干凈,恐怕一些玄獸會跟著空氣中的血腥味竄過來,到時候就不好收拾了。

  不得不說,方亂的腦袋還是很好用的。

  這不,沒走多長時間的路程,方亂就來到了一處瀑布下面。

  瀑布下面是一個諾大的水潭,周圍沒有什么玄獸之類的動靜。

  方亂在四下看了看之后,就將自己全身上下的衣物脫光,丟進了納戒當中,接著一個猛子扎進了冰冷的水潭里。

  有靈力護體的緣故,冰冷刺骨的涼水對方亂沒什么影響,后者甚至都感覺不到水面的溫度,只是開始快速的擦洗著自己身上的血污。

  就在方亂光著身子清洗的同時,周圍安靜的樹林里突然響起了一陣莎莎聲,洗漱的方亂立馬豎起了耳朵,警惕的看著四周。

  就在此時,一個穿著囚衣,手上戴著手銬腳鐐的披頭散發女子,突然冷不丁的從漆黑的樹林當中竄了出來。

  這個女子閃著寒芒的目光瞬間就定準了泡在水潭里的方亂。

  下一刻間,女子做出了一個讓人意外的動作,只見女子跑到水潭邊直接撲通一聲,跳進了冰冷刺骨的水潭當中,并且方亂感覺到,那個女子潛到了自己的身邊,兩只手緊緊地抓著自己的腰。

  自己可他娘的什么都沒穿?。。?!

  女子潛進水底不過幾分鐘,稀里嘩啦的樹林當中又竄出了幾十號的黑衣人。

  這些黑衣人雙目如電,每個人的境界都比方亂高了不知道多少倍。

  在方亂拿著金紋劍警惕的時候,為首的一個黑衣人目光看向了泡在水潭里的方亂。

  「小子,看沒看見一個女的過去,穿著囚服,戴著腳鐐!」「聽見聲音了,但沒看見人!」

  方亂也不傻,知道這些黑衣人也不好糊弄,所以虛虛實實的撒了一個謊。

  黑衣人聞言沉思了片刻,也覺得方亂說的有理,看了他一眼道:「往哪邊跑了?」

  「那邊!」

  方亂伸了指了指凌云宗長老所在的鷹嘴崖。

  想追,去那個方向追吧!

  那些黑衣人見狀,也沒有什么猶豫,直接轉身就離開了,飛快的朝著那個方向追去。

  在黑衣人離開之后,方亂滿臉黑線的道:「小姐,他們人走了,該出來了吧?」方亂的聲音落下,就見那潛伏在水潭底部的女子嘩啦一聲響,伴隨著水花四濺,從水底鉆了出來。

  之前速度太快沒看清,此刻借著月光,方亂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了女子的身上。

  美,傾國傾城的美!

  眼前的女子,如同出水芙蓉一般,雖然身著囚服,可因為潭水的緣故,原本寬松的囚服緊緊地貼在身上,勾勒出一幅玲瓏凹凸的軀體,一雙漆黑如墨的明亮眼眸,仿佛這夜色中的星辰一般耀耀其華,嬌俏玲瓏的小瑤鼻加上柔軟飽滿的紅唇,線條優美細滑的香腮加上吹彈可破的粉臉,簡直一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的絕色佳人。

  看到女子的瞬間,方亂便呆了。

  不過相比于容貌,更讓方亂驚異的是,這名女子的耳朵,貌似不是人類的耳朵,長長的,尖尖的,像是狐貍。

  而女子,則也是皺了皺眉,身形一竄,從水潭里跳了出來。

  方亂摸了摸鼻尖。

  「那個……麻煩你別一直盯著我看,我穿個衣服!」被這個身穿囚衣的女子一直盯著自己看,方亂也是臉色發紅,打自肺腑的不好意思。

  聽到方亂這么說,那個囚服女子也是皺了皺眉,隨即轉過了身去。

  方亂快速的從納戒中拿出了新衣服穿上,來到了女子身邊。

  想起剛剛女子就躲在自己下面,方亂就一陣尷尬。

  嘴唇張了張,方亂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而女子,則是將目光盯準了方亂手里的金紋劍上。

  察覺到女子的目光,方亂揚了揚手中的劍。

  「你是要……」

  「嗯!」

  女子點了點頭,對著方亂張開了雙手雙腳。

  看著上面的手銬腳鏈,方亂也沒有什么猶豫,鼓足了力氣一??誠?!

  「?!溝囊簧嘞?,火花四濺。

  握劍的方亂直感覺虎口發麻,手銬腳鏈非但沒造成什么損害,反而自己差點被震脫了手。

  「把劍給我!」

  旁邊的女子冷淡的說了這么一聲,隨即接過了方亂的金紋劍,甩手一劈!

  腳鏈斷掉!

  之后,女子將劍在空中一翻,劍鋒沖著手銬旋轉,瞬間又將手銬擊碎。

  「我欠你一個人情!」

  話音落下,女子不給方亂任何開口說話的機會,直接將金紋劍扔到了方亂手里,接著如同一陣風一般的消失。

  速度之快,連方亂都沒有看清!

  「這人……」

  接過金紋劍,方亂搖了搖頭,呢喃了幾句,對于這個神秘的囚服女子也沒當回事,緊跟著潛入了叢林當中。

  他與胡青兩人還沒有分出勝負,至少有一個人必須死在這森林里。

  不是方亂,就是她胡青!

  ……

  「你是說,這些人都是方亂殺得?」

  此時叢林另一邊,劉宇等內門弟子救起了驚魂未定的胡青,聽到胡青描述整個過程之后,劉宇也是一臉不可置信的神色。

  一個四重天,把一個八重天和兩個七重天砍了?而且還有一個七重天被嚇跑了?

  更重要的是,根據胡青的描述,那個方亂,傷口似乎可以自愈,而且自愈的速度奇快!

  這可真的是見了鬼了,自己給胡青安排的,都是平日里或多或少有求于自己的外門弟子,而且實力個個不低,換普通人這陣容足夠死好幾百次了。但是看現場包括胡青的描述,似乎自己還真的是低估了那個當日的宗門第一廢材了。

  聽到這里,劉宇的目光也是落向了一邊的那位丹峰弟子身上。

  「趙兄,根據胡青師妹所說,那個方亂,有沒有可能服用了某種丹藥,可以瞬間治愈傷口?」

  「這……」

  那位丹峰弟子皺了皺眉。

  「我也不清楚,應該不可能吧?他只是一個雜役,哪來的丹藥?」「或許是別人給的!」

  另一邊的胡青開口插話。

  「你們別忘了,方亂和月清寒的感情極好,那個月清寒,又是宗主的親傳弟子,有一些丹藥給方亂也不足為奇??!」

  「丹藥!」

  胡青的話,讓在場的所有內門弟子包括丹峰弟子全都是眼睛一亮。

  他們倒是把這層考量給忘了。

  如果真的是月清寒給的的話,那倒是很有可能!

  「諸位,現在是在玄獸山脈里,月黑風高,不如我們干他一票?到手的丹藥,咱們五五平分?」

  「好!」

  聽劉宇這么說,所有人的心思也都熱鬧了起來。

  反正是在這玄獸山脈里,神不知鬼不覺的,誰能知道是他們殺了方亂?

  至于胡青,此刻眸子里也是閃爍著陰冷的光芒,與劉宇微不可查的對視了一眼之后,低聲呢喃著:「方亂,你死定了……」第十六章 欲夜

  入夜,寂靜的玄獸山脈當中,不時傳出一陣陣玄獸的嘶吼聲,當然,身處林地的劉宇等人,有著絕對的實力和經驗,在這本該無時無刻不充滿危險的玄獸山脈當中,倒是顯得游刃有余,和劉宇呆在一起的胡青,更是顯得安全十足。

  包括劉宇和那名丹峰弟子在內,五個男人圍坐在篝火旁邊,在他們的中間,則是顯得楚楚可憐的胡青。

  胡青之前的那身衣裳已經被血水染紅,早已經不能穿了,此刻換了一身衣服的胡青身材顯得更加的苗條,盈盈一握的柳腰,飽滿豐實的胸部,包括那一張千嬌百媚的面龐,配合著篝火的呼應和悠密的氣氛,竟是讓一眾男性弟子全都有些看呆了。

  胡青雖然是外門弟子,但她的美,一點兒也不和她的身份相匹配,哪怕是高高在上的丹峰弟子,也很少和胡青這般姿色的女弟子接觸,所以一言一行當中都逗得胡青嬌笑連連。

  雖然說之前的胡青被方亂嚇破了膽子,但此刻和實力強勁的內門弟子靠在一起,而且還是被這些男性弟子眾星拱月般的圍在當中,胡青也有了一股莫名的底氣,只要有這些內門弟子做依仗,任憑他方亂再厲害,也絕對死在這玄獸山脈當中。

  即便現在殺不死,等試煉結束,有這些內門弟子佐證,在加上旁邊還有一個丹峰弟子,到時候去執法堂揭露方亂殺害同門弟子,到時候也絕對夠他喝一壺得了。想到這里,胡青也是異乎尋常的高興,在四名男性弟子的刻意逗笑之下,胡青笑的花枝亂顫,看得幾個男性弟子眼睛都直了,尤其是那名身份尊貴的丹峰弟子,眼珠子瞪得老大,都快要奪眶而出了。

  他們這些丹峰弟子雖然身份高貴,但生活一點兒也不比內門弟子瀟灑,甚至有些時候連外門弟子都不如,單單那一連串的煉丹之法就足以讓他們叫苦連連。

  再加上煉丹之術需要很高的精神力,而男性精神力上先天要強于女性,所以整個凌云宗的丹峰都是男性弟子,這也變相的讓這些平日里身份高貴的丹峰弟子很少接觸女性,此刻看到容貌在外門弟子中名列前茅的女弟子胡青,這名丹峰弟子心猿意馬也是在所難免。

  眾人在篝火旁一番閑聊之后,時間逐漸到了半夜。

  劉宇第一個起身。

  「諸位師弟,你們先行休息吧,試煉時間尚早,這第一個夜晚,就由師兄放哨吧!」

  劉宇背靠內門長老,再加上實力強橫,因此在諸多的內門弟子當中也是說得上來話的。

  聽到劉宇這么說,所有人都點了點頭,說了句勞煩師兄,便各自盤腿進入了休息當中,胡青自然也不例外。

  而劉宇,則是在重重的看了胡青一眼之后,飛身來到了眾弟子不遠處,幫著這一小伙人開始了放哨。

  不知不覺半個多時辰過去了,正在放哨的劉宇,突然聽到身后傳來了走動聲,不用多說,憑借這輕盈的步伐劉宇就能夠輕松地判定出,來人究竟是誰。

  「師兄!」

  只見一雙白皙光滑的玉手,從后面環住了劉宇的腰,劉宇轉身的同時,就對上了胡青那一雙可憐兮兮且透著靈光的眼睛。

  「劉宇師兄,方亂欺人太甚了,你可一定要替我殺了他??!」「師妹放心,我一定會的!」

  劉宇微微一笑,單手一摟胡青的細腰,將其整個人攬在了自己的懷里。隨后就見劉宇微微一笑,手開始不安分的在胡青腰上摩擦,隨后輕輕轉移到了胡青的臀部。

  兩人之間的體溫,隨著劉宇大手不安分的擺動,漸漸也是變得火熱起來。

  劉宇看著近在咫尺的佳人,嘴唇微張,頭部微側,照著胡青火熱的雙唇就要吻下。

  但就在此時,胡青突然豎起中指比住了劉宇的嘴唇,輕輕在其耳邊吹著氣道:「劉宇師兄,等天明了捉住方亂,可不可以讓師兄親手殺了他呢?」「當然可以!」

  劉宇想都沒想的便答應了。

  「等天明捉住了那個廢物,我先廢其修為,到時候就交由師妹全權處置!」「多謝師兄!」

  聽到劉宇這么說,胡青笑顏如花,照著劉宇的雙唇便吻了下去。

  四唇相接,胡青炙熱的口中吐出香舌,與劉宇的舌頭纏繞到一起,舌尖相觸,味蕾相融,彼此之間擁抱的對方也是更緊了幾分。

  一邊親吻,劉宇的魔爪一邊四下游走,最終來到了胡青的飽滿胸部出,輕輕伸手,便將這一灘柔軟盡數握在手中。

  隨著劉宇魔爪的抓取,胡青體溫漸升,清晰地感覺到了一根粗大的肉棍抵在了自己的雙腿之間,同時還有劉宇熱氣的噴灑及漸漸激烈的舌攻。

  不過幾分鐘的時間,胡青便感覺自己身體發軟,下身流出了滴滴愛液,此時劉宇也是憋得難受,不由分說懶腰將胡青抱起,隨后快速移動了數十米的距離,脫離了那幫師弟們神識范圍,隨后直接將胡青放到了地上。

  有草皮做床,星空為被,胡青此時的感覺也是越來越強烈。

  劉宇急不可耐,手忙腳亂的解開胡青的衣帶,隨著一聲嬌羞,光滑如玉的酮體不做絲毫遮蔽的裸露在了劉宇的面前。

  看到這一幕,劉宇雙目通紅,像是餓了幾天的狼看到肉一般撲了上去,兩只手緊緊地握住了胡青的兩個肉峰,張嘴便吸了上去。

  「哦……」胡青一聲低吟,滿臉羞紅的推搡著劉宇的頭部。

  「劉宇師兄……慢一點兒,你慢一點兒!」

  只見劉宇一邊口水四濺的在胡青飽滿的肉峰上面吸吮,一邊兩只手手忙腳亂的解著自己的衣衫。

  終于,衣衫退去,劉宇的小兄弟像是斗雞一般的立在胡青身前,隨后劉宇身子往前一坐,整個屁股竟然直直的坐在了胡青的大奶子上面。

  下一秒間,就見劉宇冒著熱氣的小兄弟頂在了胡青的紅唇前面,同時劉宇居高臨下的看著胡青,一臉的急不可耐。

  「師妹,幫幫師兄!」

  聽到劉宇這么說,胡青乖巧的張開紅唇,柔軟的香舌從紅唇中探出,在劉宇的小兄弟上面來回轉圈。溫熱濕滑的觸感讓劉宇舒服的暗哼了一聲,同時劉宇似乎不滿足于胡青這么輕柔的「撫摸」,開始挺著腰身向前沖刺。

  隨著劉宇的沖刺,胡青的雙腮立馬變大,伴隨著還有進進出出摩擦的口水聲以及胡青的暗哼聲。

  一邊坐著飽滿柔軟的大奶子,一邊享受著小兄弟在口腔當中的緊致舒適感,劉宇一種強烈的征服感毫無停留的在心中沖刺。敢問九天之上的神仙,日子也沒有這般逍??旎畎?!

  前后挺動的沖刺了一會兒之后,胡青吐出了劉宇堅硬如鐵的肉棒,滿臉嬌羞的咳嗽了數聲。

  而劉宇,則是趁機來到了胡青身下,兩只手將胡青的雙腿抬至了肩膀,堅硬閃爍著光澤的龜頭頂在了熱氣騰騰的桃源口。

  「師妹,我來了!」

  一聲輕呼,劉宇挺身而入,堅硬的肉棒立馬進入了一個溫熱緊窄的場所,層層的褶肉將劉宇的陰莖緊緊包裹,伴隨著還有一陣接一陣的劇烈收縮。

  「嗯……」

  胡青也是嬌哼一聲,身子微微拱起,筆直修長的肉棒刺入自己的蜜穴,像是一根滾燙的燒火棍,在自己的身體里不斷進出。

  滾燙的棒身摩擦著肉壁,在配合劉宇狂風暴雨般的輸出,不過片刻間,胡青下面已經濕溻溻的不成樣子,仿佛一灘爛泥,伴隨著鐵棒的每次進出塌陷又凸起,凸起又塌陷。兩片花瓣近乎瘋狂的吞吐著劉宇的肉棒,伴隨著還有一聲又一聲壓抑不住的嬌喘。

  「怎么樣……師妹,師兄干的你……干的你舒服嗎?」在這空無一人的森林當中交合,劉宇也是興奮莫名,說話都帶著顫音。

  一邊說,劉宇一邊快速的抽插,堅硬的肉棒直抵花心,刺激得胡青嬌軀亂顫,淫叫連連。

  「舒……舒服!」

  胡青也第一次在這種場合交合,下身隨著劉宇的抽插淫水直流,一對堅挺的乳房來回波動,像極了在水缸當中被攪動的清水。

  一番抽插之下,兩人的快感漸升,劉宇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嫵媚輕柔的嬌喘聲也是越來越亮。最終……隨著劉宇的用力一挺,堅硬的陰莖插入到了胡青的花心,身體一陣抖動,滾燙而又粘稠的精液盡數澆灌到了胡青的花心身處。

  同時伴隨的,還有胡青微微上翻的白眼,一泄如注的陰精。

  漆黑的玄獸山脈中,兩具肉體,像是兩條白花花的長蟲,彼此緊緊地糾纏在一起……

  【完】